海南飞鱼彩票算法
> 商訊 >

劉立榮8家公司股權被凍結 金立工業園已大規模裁員


來源: 新眾網

繼陷入資金鏈問題、供應商上門要債并承認賭博輸掉十幾個億后,金立董事長劉立榮再次引發關注。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區支行、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下簡稱“裁定書”)顯示,興業銀行高新支行向法院請求強制包括劉立榮在內的被執行人償付人民幣20641.5萬元及利息等。此外,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表示,已將被執行人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對相關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費。

劉立榮持有的8家公司股權被凍結

《裁定書》顯示,申請執行人為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區支行,被執行人為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劉立榮、何大兵、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東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表示,興業銀行高新支行與金立通信設備公司、劉立榮、何大兵、金銘電子公司、金卓通信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深圳仲裁委員會(2018)深仲裁字第220號裁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由于被執行人沒有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內容,興業銀行高新支行申請執行,請求強制被執行人償付人民幣20641.5萬元及利息等,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4日依法立案執行。

據《裁定書》,目前已輪候查封被執行人金立通信設備公司名下四臺車輛、輪候凍結了劉立榮持有的8家公司的股權、輪候凍結金立通信設備公司持有的4家公司的股權、輪候凍結了何大兵持有的2家公司的股權。

此外,還輪候查封金立通信設備公司的26套房產,其中包括福田區農園路時代科技大廈的14套,福田區車公廟深南大道南側杭鋼富春商務大廈的7套房,福田區深南大道以南安徽大廈的5套房產。

何大兵和劉立榮的公積金也被扣劃。其中,已扣劃何大兵住房公積金32.94萬元、扣劃劉立榮住房公積金人民幣32.94萬元。此外,扣劃金立通信設備公司在建行深圳分賬戶的存款10.05萬元。

另據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公布與查詢平臺顯示,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曾在10月26日做出判決,劉立榮償還申請人貸款本息合計人民幣1.53億元,此外,劉立榮償還申請人銀行承兌匯票墊款本息合計人民幣5101.6萬元。法院認為,失信被執行人行為具體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

“失信被執行人禁止擔任企業法定代表人”

此外,《裁定書》還顯示,已將被執行人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對相關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費。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表示,失信被執行人幾乎無法再獲得任何貸款,甚至其就業、日常出行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根據有關規定,可以對失信被執行人采取的行為:禁止部分高消費行為,包括禁止乘坐飛機、列車軟臥;實施其他信用懲戒,包括限制在金融機構貸款或辦理信用卡;失信被執行人為自然人的,不得擔任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第八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將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向政府相關部門、金融監管機構、金融機構、承擔行政職能的事業單位及行業協會等通報,供相關單位依照法律、法規和有關規定,在政府采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政府扶持、融資信貸、市場準入、資質認定等方面,對失信被執行人予以信用懲戒。

據媒體報道,此前金立第二大股東盧光輝主持召開了股東會議,18個大小自然股東參會,明確將劉立榮、金立財務總監何大兵踢出董事會。

■ 現場

金立工業園已大規模裁員 有工廠被出租

11月29日,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東莞市大嶺山鎮湖畔工業區的金立工業園,工業園總占地面積約258畝。

記者在園區調查采訪發現,金立工業園已在今年1月大規模裁員,有旗下公司已發不出工資,目前園區內部分工廠出租給其他公司生產,留有部分生產線給一些供應商生產加工抵債。

有員工稱金立旗下公司“工資發不出來”

據工業園區門口的宣傳欄介紹,金立工業園內現有四家公司,分別是金銘電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眾電子有限公司、金尚包裝印刷有限公司。其中金眾負責主板貼片生產,金銘、金卓統一管理負責金立手機整機生產,金尚負責包裝印刷品生產。

工商信息顯示,金銘電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尚包裝印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金立董事長劉立榮,金銘電子、金卓通信的大股東為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金尚包裝的大股東為金銘電子。金眾電子的法定代表人為金立創業元老袁國仁,大股東為劉立榮。

一位金眾的員工告訴記者,金眾公司是金立幾位老板合資的企業,人事關系、薪資發放與金立獨立,之前給金立生產主板,現在金立停工后,就給其他企業代工。“金眾的工資照發,之前已經裁員賠償清楚了,金銘是金立的公司,現在工資都發不出來。”

與鼎盛時期相比,如今的工業園顯得冷清。“以前這里很熱鬧,常常很快坐滿一車人,現在經常空車走。”工業園專線公交車司機張師傅(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金立董事長劉立榮豪賭欠債的消息也成為張師傅的談資。

員工賠償方案至今沒有結果

附近工業園的員工告訴記者,金立工業園人多的時候有好幾千人,現在就剩200多人。

工業園商戶林建(化名)向新京報記者介紹,2018年1月金立開始大規模裁員,4月開始工業園商戶的生意都變差了,“以前人多的時候一天營業額好幾萬元,現在一天就幾百元。”由于生意太差,9月份開始,商戶開始不愿繳納租金,“租金從之前的一個月幾萬元到現在一個月幾千元。”

不愿具名的商戶向記者介紹,“本來說這個月有員工的賠償方案,到現在還沒有結果。”目前金立有兩條生產線給其他品牌手機代加工,最近又將部分廠房租給其他公司生產。

工業園區門外有數位前來應聘的人員,應聘人員麗麗(化名)稱,“現在金立工廠都停工了,應聘其他工廠的崗位。”金立工業園外掛著金銘電子有限公司、金眾電子有限公司等公司招聘信息。

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相關招聘電話均無人接聽。門口保安告訴記者,目前金銘沒有招聘。

持有金立工業園區出入卡的一位李姓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金立把一部分工廠出租給其他公司生產,留有部分生產線給部分供應商生產加工抵債。”數位金立工業園員工給出了同樣信息。

雖然最近關于金立的新聞頻發,但林建回想金立昔日繁忙景象不愿撤出。“還想著金立能夠變好。”

(記者侯潤芳 馬婧)

[責任編輯:RDFG]

責任編輯:RDFG215

海南飞鱼彩票算法 新疆时时一天开奖多少期 赢牛娱乐 老时时360开奖视频 多宝时时彩平台 后二35注稳赚技巧 皇家时时彩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北京塞车最精准7码计划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贴吧 北京pk10走势图手机版